美好的食物都在慢慢长大;学者:刘春柳

我喜欢回乡下,喜欢乡下清新的空气、幽静的环境,还有那原汁原味的食物。每次回家,母亲都是隆重地招待我们。她看到我们来了,就抓一把米撒在院子里,“咯咯咯”地叫了几声,不一会儿,一群大小不一的鸡就涌了过来。母亲瞄准了对象,迅速下手,抓住

我喜欢回到我的家乡。我喜欢新鲜的空气,安静的环境和乡村原始的食物。每次我回家,我妈妈都给我们举行盛大的招待会。当她看到我们来了,她抓起一把米扔在院子里。她呱呱叫“ ”,不一会儿,一群大小不一的鸡冲了过来。母亲瞄准了这个物体,迅速下手,并抓住了它。

了一只大阉鸡。那些鸡吓得四散,但知道危险过后,又聚拢过来吃米。母亲说:“这只鸡已经阉了很久了,肥得都吃不下东西了。”她煮水宰鸡,吩咐我们到她开荒的小菜园里摘菜。这是我们乐意做的事情,撑着一把伞,提着一只小篮子就出发了。

花园在河边。我们摘了青豌豆和红西红柿,拔了大葱和红萝卜,吃了一些紫色的野果。小溪清澈,可以看到鱼在水里游。我们洗了洋葱和胡萝卜,它们变得更嫩更可爱了。

妈妈知道配菜,白切鸡蘸蒜蓉酱,粉条葱花鸡汤,胡萝卜豌豆炒鸡胗,西红柿炒鸡蛋,青菜煮,既清淡又丰富。我们吃美味的食物,尤其是白切鸡,这和快餐店里的很不一样。它不仅好吃,而且耐嚼。我们真的吃了一块,然后考虑下一块。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喜欢快餐。我觉得往嘴里塞汉堡鸡腿之类的东西,对食物,对自己,对生活都是一种敷衍。这样吃,不仅没有味道,还助长了快餐文化,让一切都长得又快又壮又美,却失去了味道和放慢生活的心。

好食物是慢慢长大的。我们吃饭不仅是为了填饱肚子,也是为了消化一种情感,一种对土地的情感,一种对食物的情感,一种对工人的情感。食物包含了我们的记忆,我们对家乡和母亲的记忆。

记得大学的时候,我在广州街头吃了一种炸堆。馅料是一点点烧焦的花生,很像妈妈的味道,我突然萌生了回家的念头。打电话给我妈说:“我想吃你的炸堆。”她在电话那头笑着说:“过年回家给你做饭。”

我尊重像母亲一样在土地上工作的人。他们把自己养的鸡、鸭、鹅,自己种的树苗和蔬菜当作珍宝。他们可以和饲养的家禽家畜交谈,还能听到稻子抽穗的声音。他们知道如何选择食物,不会为了“而破坏自己的味觉和食欲多吃是经济的”。

每次离开家,拿着她母鸡下的蛋,拿着她从妈妈手里种下的菜,感觉很踏实,很满足。只有亲手种植或养殖食物,从头参与这个过程,才能更加珍惜食物,体会到有感情的食物和没有感情的食物的区别。这也是我喜欢去乡镇市场买菜的原因。每天早上,小市场里都摆满了乡下人带来的红薯、青菜、香蕉、甘蔗等果蔬,还有附近渔民打捞上来的海鲜,热闹诱人,有着美食的精髓,让人喜欢。卖菜的女人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这红薯叶是今天早上刚摘的,露水还没干。”“这虾是在白水塘钓的。很甜。”当我们从他们那里收到食物时,这种感觉不同于在超市买冷冻的东西。

美食和美好的事物都在慢慢成长。希望我们能放慢生活的脚步,放慢自己的心,慢慢咀嚼生活的味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