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回国、撰稿:邬建国

前段时间,孙子贝贝从墨尔本回到镇江。

元旦那天,贝贝在老太太的办公室里度过,非常开心。他向这位96岁的老太太致敬多年,收到了老太太的红包,一个给了他,另一个给了远在海外的姐姐。

许多亲戚聚集在一起庆祝新年。这是老城的一角。十几年前就说老房子要拆了,我很期待,但是一直没拆。狭窄的两间房子又增加了十个人,旧公寓的木地板嘎吱嘎吱作响。虽然建筑年代久远,但过年的色彩依然鲜明。新贴的红色对联和红色背景上的“窦大夫”两个字反映了贝贝的红脸。他说他在澳大利亚的家庭太小,喜欢的人也很多。然而,他也不高兴,抱怨老太太在政府里没有玩具。他爸妈的姐姐立刻把他拉到一边,剪下日历纸,给他叠好了猴子、桌子、椅子、大猪、大船、大大小小的飞机。爸爸妈妈姐姐的本事,不一会儿,贝贝就有了许多纸玩具。他跑来跑去扔飞机,飞机在房子里飞来飞去。贝贝对飞机太熟悉了。他出生后一百天就千里飞回中国“白露”。从三岁开始,他已经飞来飞去很多次了。

贝贝看到表妹聪聪也来拜年。一个穿着长大衣的Xi大学生,带着西北的尘土来了。他很帅。他身高超过1.8米,看起来像一个韩国电影明星。两个孩子在目前家庭的年龄两端“第四代”,一大一小,对彼此有天然的磁性吸引力。贝贝被表妹高高举起,放下,又高高举起,在空中咯咯直笑。高个子上的帅哥对他赞不绝口,说他很有用。接下来,贝贝坚持让她的阿姨和尧尧的表弟一起玩。尧尧在四年级,非常优秀。她获得了全国儿童故事奖。小姐姐教贝贝做各种手部姿势,最喜欢“大鸟”。贝贝的鸟也飞了。他说他的鸟在海边飞翔,可能是想起了墨尔本海边的海鸥。他边飞边唱“ ”: “小时候妈妈跟我说大海是我的故乡………。每次听到他唱这首歌,心里总有一种复杂的感觉。贝贝已经唱了很多中文歌,学了很多方块字,都是他奶奶教的。中国的根不能丢。

这时大人们围着桌子打鸡蛋,升级获胜的兴奋不亚于打麻将。贝克汉姆和尧尧继续玩儿童游戏,画画,拍可爱的照片,画他们的脸,随意添加各种有趣的装饰品,然后嘲笑手机上的有趣的人。这一切都是在手机上完成的,手机已经成为孩子们方便又复杂的玩具。

你不知道“抖音”吧,可孩子们都知道。“抖音”成了今年春晚新推的时髦。贝贝的爸爸妈妈和他的小宝姐姐在海外收看后,便在微信中发布了一个抖音视频:父女俩合作表演搞怪

你不知道“ Tik Tok ”但是孩子们都知道。“ Tik Tok ”成为今年春晚的新风尚。贝贝的爸爸妈妈和妹妹鲍晓在海外看完之后,在微信上发布了一段颤音视频:父女合作搞笑。

舞蹈,配合得还不赖。贝贝看了一遍又一遍,笑得前仰后合,然后便沉默,说:“我想爸爸妈妈姐姐了!”离开至亲的人一个月了,贝贝怎会不想?而留在海外的姐姐看弟弟过浓郁的中国年,让她羡慕得要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