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母亲|文章来源:杨祚华

母亲走了,在这个悲伤的六月,她去了遥远的天堂。

当晚凌晨3点左右,在酣睡中,手机突然响了,姐姐急切地说:“妈妈突然病重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妈妈早上出院了,在医院治疗了一周。经过输血、输液和药物治疗,她虚弱的身体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能够下床行走。中午回到姐姐家,吃了一碗瘦肉粥。当时我也鼓励妈妈放宽心,等她病好了,我带她去莲花湖新区看她孙子刚装修的新房。母亲立刻笑着答应了一会儿。为什么突然变得更糟?

漆黑的夜晚,我带着妻子穿过滨水公园,匆匆走进我姐姐在仙鹤楼的家,直奔妈妈睡觉的里屋。姐姐租的一楼,清水墙,即使瓦数很大,也无法在黑夜中发光。妈妈蜷缩在床上,盖着薄薄的被套,嘴里发出“ ”的怪叫声。她心里似乎积了一大堆痰,但却咳不出来。以前没听过那种声音,让人紧张。我哽咽着对妈妈喊:妈妈!你怎么了?母亲昏昏欲睡,神志清醒,微微点头。我拿了一盒牛奶喂给她。我只“咕咕”然后又睡着了。“咯咯”的声音从我嘴里发出来。后来,他的妻子拿牛奶喂她。喝了两杯后,她说,“不要喝”。这是我母亲临终前的遗言。

姐姐拨通了三个弟弟的电话。凌晨四时多,三个弟弟从乡下赶往城里,着急地大声喊着母亲,只听到那“咕噜咕噜”怪怪的声音,不见她说一声话。凌晨的夏夜,城市尚在静谧的睡梦中,几兄妹焦急万分,又束手无策。姐姐想起了小区诊所的王医生,电话喊他

我姐姐给三个弟弟打了电话。凌晨四点,三个弟弟从乡下赶到城里,焦急地喊着妈妈,却只听到“汩汩”奇怪的声音,她却一句话也没说。初夏的夜晚,城市还在安静的沉睡,几个兄弟姐妹焦急无助。姐姐想起了社区诊所的王医生,给他打了电话。

过来为母亲诊断病情。待王医生凌晨五时多赶过来,天已大亮,他拿出听诊器一诊询,表情凝重地摇摇头,说母亲的气息很微弱,赶快找车拉回去,不然就拉不回家了。

按照我家乡多年的习俗,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回家,死了的人不能进屋。我和三哥把妈妈抬进二哥带的车里。我对妈妈说:妈妈!我们回家吧!那一刻,我强忍着眼泪,拿了一些她的冬夏衣服,像车一样开回了老家。母亲辛苦了一辈子,年轻时修的三间房子都分给了三哥。她被遗弃在风雨中多年,门都快塌了,不能再住了,只好放在我的两个砖房里。

妈妈平躺在床上,嘴里还发出那种“咕噜咕噜”的怪声。大多数邻居都来了,说他们一向健康的母亲突然生病了。二哥建议妈妈情况危急,我们四兄弟每三天轮流伺候。姐姐来了,拿了一盒牛奶问妈妈要不要喝。她只是微微摇头。三嫂带着儿子杨晨来了,儿子拉着她的手喊“婆婆!奶奶!”听不到她的回复。他妈妈最喜欢他,因为他早上感觉很好,学习成绩也很好。这时,母亲的思绪已经陷入了迷茫。

我和姐夫把妈妈抱在椅子上。一直以来,“ ”这种奇怪的声音在我妈嘴里突然增多,就好像一台机器发出了最后的轰鸣声,几秒钟后又骤然停止。一双眼睛惊恐地转动着,她的嘴疼得扭曲了几下。她突然低下头,倒在姐夫的怀里。我们不相信我妈妈就这样走了。我二哥用手试了试她的鼻子,鼻子就没气了。

母亲出生在解放前,小时候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她嫁给父亲后,生下了我们六个兄弟姐妹。70年代中期,干旱严重,收成锐减。食物总是不够,所以一家人经常打不开锅。即使吃了最后一顿饭,找了下一顿饭,母亲还是用一颗坚强的心支撑着全家,把我们兄弟姐妹拉扯成人。勤劳的母亲和父亲在生产队里摸黑干活,还喂了一头水牛挣工分。到年底,他们还在赚钱。父亲时不时沮丧地叹气,母亲则充满自信。当她看到一大房子的孩子时,她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我妈对我们要求严格,偏爱“黄静的棍子,生了好人”。她总是接受棍棒教育。从小,我们的兄弟姐妹就怕她。但是,妈妈心地善良,即使在困难的生活中,我们隔几天煮一顿大米饭,也要吃饱穿暖。每次临近新年,我们都要给一些兄弟姐妹缝制一件新衣服,这样才能过一个快乐的新年。虽然她母亲很坚决,但她有一颗同情的心。几年前,不时有人去村里,她给一碗饭或一碗饭,慷慨地给别人。那一年,在一条小街上,一个外国人在街上闲逛,想卖掉一床旧被子,回家去旅行。他妈妈拿出她仅有的5元钱给他。那个男人感谢她。我妈总是教导我们:善良的时候不要欺骗,遇到邪恶的时候不要害怕,遇到困难的时候要救人。也许是母亲的谆谆教诲,几个兄弟姐妹被这种家风深深打动,以至于长大后,我们继承了她诚实善良的性格,成就了自己的事业。

父亲去世后,母亲独自工作,不小心翻了一次跟头,吃了“好几年”后,就住在城里姐姐家,生活费由我们四兄弟负责。我妈妈在城市生活了很长时间,她关心家乡的每一株植物和每一棵树。无论这个城市有多好,都不是她最终的归宿。在去年的一次午睡中,她发出了一个梦:我想回杨家湾!这是妈妈心中最真实的期待,也是她忧郁抑郁的呼唤。

妈妈,我们要回家了!妈妈在安静的睡眠中,你知道你已经回到了你的家乡吗?在我的潜意识里,妈妈还要多活几年。我没想到她走得这么快。我很遗憾她没有带她回老家,在死前最后看一眼。我母亲安详地躺在黑漆棺材里。当我想合上棺材的时候,我盯着她的尸体看了很久。从此,我们母子阴阳相隔。这种离别将是永远的!祈祷妈妈,你会好起来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