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小村庄;网友:吴尔蓉

“我给你唱首歌,一缕烟,一条小河,几只白鹅在宁静的村庄旁蹒跚而行。……”这是我最近学唱的美丽家园。喜欢歌曲里的意境,让我想起曾经分散的小村庄。有我的理想,有我的迷茫,有辛酸,有甜蜜,有欢笑,有悲伤。

1970年初,初中毕业,随父母分配到句容山区某大队。我们从集镇出发,向南走。山丘和山脉连绵不断,有大有小。一路走来,上坡下岗,越往下走,越走越少。初春了,田里的麦苗油菜还没伸完,路边的树还枯死,寒风凛冽,一派萧瑟景象。走了大约两个小时后,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村口两边地势很高,路从山沟里上来。村子在朝阳的高坡上,是一个只有两个生产队的自然村。这个村子叫“徐家边”,我心想村子里可能有很多姓徐的人家,不然也可以叫朝阳沟。

走进村子,最引人注目的是高岗上的一棵古柏树,盘根错节,树皮几乎被剥掉,凹凸不平的木纹像是饱经风霜的老人皱纹。虽然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活力,但它的顶部却欣欣向荣,生机勃勃。古柏的枝叶间挂着许多红布条,据说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周围的村民都把它当作神圣的物件,谁有病谁虚弱就在上面挂一条红布条祈福。

一条小溪蜿蜒流过村庄,一座像库珀一样古老的小石桥把村庄和道路连接起来。几乎所有房子的墙壁都是由随机的砖块制成的,而屋顶是由瓦片或草制成的。村子的前后都种了树。还有一片竹林,风吹竹摇,簌簌簌簌如雅歌,让我想起了“任儿的《东西南北风》”的名句。一条狭窄的土路从竹林深处走出来,自然将上下生产队隔开。

一夜春雨催得万物复苏,田野里青青的麦苗、黄黄的油菜,随着春风翻滚着青黄相间的波浪。那幽静的池塘,嫩绿的垂柳,散放在紫云英里。几只淡黄色的小鹅围着觅食的大白鹅漫步。处处充满了早春的气息。村庄也一改冬天的厚重,房前屋后树木返青。桃树经过一冬的休整,孕育出桃红一片,美丽的花朵

一夜春雨,万物复苏,田野里绿色的麦苗和黄色的油菜花,随着绿黄的波浪,随着春风一起翻滚。静谧的池塘,嫩绿的垂柳,散落在紫云英的身上。几只浅黄色的小鹅漫步在大白鹅周围觅食。到处都充满了早春的气息。村子冬天也变了厚度,房子前后的树都变绿了。经过一个冬天的休息,桃树长出了粉红色的美丽花朵。

在枝头肆无忌惮地张扬。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如果说桃花是美丽娇憨的姑娘,那与她同时开放的李花,就像穿着白色衣裙的纯洁少女。盛开时像一堆堆雪,又像一片片云。可她又是那样的脆弱,微风轻轻一吹,花瓣便如雪花飘飘洒洒落满地。“二月江南山水路,李花零落春无主。”她用另一种方式在和桃花比美。最不起眼的是村子里最多的刺槐树,它开出的是一串串洁白的花,喷香扑鼻。一年之中也只有春天,它才能张扬一下,让整个村庄都弥漫着它那浓烈的花香。而此时村庄上空袅袅的炊烟,便伴随着这些桃花、李花、刺槐花,以及呢喃的鸟语,构成一幅美丽的乡村春景图。

这是我的第二故乡。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了这个小村庄。在那里,我花了九年时间插队,先后担任生产队会计和赤脚医生。留下了青春岁月和难忘的回忆。虽然那里经济贫穷,文化落后,但人们淳朴善良,给了我很多关心和爱,这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