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身体充满诗意,作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诗歌不存在的时代,我们无法找寻诗意的所在,

在一个诗歌不存在的时代,我们找不到诗歌的位置。

更是无从探寻诗意的人生。

就像很多次一样,我们总是误以为我这么努力的目的就是为了学会如何生存。最后,我们会明白,我们所有的练习都只是为了学习如何死亡。

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我们无法遵循内心的平静和崇高的理想,也无法拾起被世界丢弃的诗歌的肋骨。诗人早已背离灵魂,开始出走,在各种花样中学会媚俗、讨好,屈服于诱惑。

建立在灵魂上的建筑瞬间化为灰烬。面对废墟,或者回忆曾经伟大的海岸,都让我们感到憋屈。

这是另一个不接受自怜的时代。我们不应该总是抱怨世界的不公,而应该反思自己。诗歌不是救世主,它不能满足现实和世俗的需要。活着的诗人不再是诗人,但真正的诗人已经死了。大多数冒充诗人的人与诗歌无关,或者披着诗歌的外衣,享受现实的快乐。所以,诗是一种点缀,一颗钻石,一瓶美酒,一件舶来品。需要时发光;在可有可无的岁月里,是一堆没人在乎的垃圾。

诗歌开始脱离生活,在虚幻的光影中摇曳。“半夜到天亮要多久?他们离开的时候就像早晨的云。”我们在生活中雕琢的不是生活本身,而是镀金的物件。金色的外表下隐藏着许多说不出的东西。因此,诗人开始咒骂和谩骂。然而,诗永远不会回来了。

诗歌开始变得陌生,远离世俗,高低贵贱。从抽象、晦涩的形容词开始,用不同的线条排列。众所周知,诗歌背后的生活是现实的、丰富多彩的、生动的。哪里有饮用水,唱刘慈的局面就没了。每次白居易有新诗,他都会念给老太太听,直到老人能理解的修改过的场景消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诗歌的繁荣再也回不来了。诗歌成了大家闺秀,成了春雪,成了一堆偏执的道具。

无论是地域还是先锋都无法掩盖诗歌的颓废。说实话,诗歌本身没有错,只是一群群自以为是的所谓诗人扰乱了诗歌的宁静和安逸。如果不讨论诗歌的狭隘和固执,被一群看起来像诗人的家伙弄乱的场景会很可怕。

为了什么?吸引注意力或满足自己的欲望或被公开猥亵,先锋诗人又开始糟蹋我们的身体。读《好牛奶》让不懂诗的我大吃一惊。原来,诗歌可以这样写;原来,最猥琐的才是最先锋的;本来,最好的就是表现出赤裸裸的欲望。好在我知道自己浅薄,难以体会其中的深意。

我走在迷失的路上,看不到光明,黑暗离我很远。我感觉自己漂浮在一片叶子上,被头上的蓝色和周围的雪花泡沫包围着。有时我觉得自由,有时我觉得被困住了。这种感觉,我想要的清晰度远远不是豁达。当我快乐的时候,我看到更多的痛苦。这种痛苦源于挣扎和怀疑。我怀疑一切,尤其是我选择的道路。

读完《走遍大半个中国与你共眠》这首诗,我恍然大悟,我们的身体不仅充满欲望,而且充满诗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