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作文,桃谷绘理香

小蚂蚁

文字/Kanxige

我喜欢榨菜。不管是新鲜的还是做成坛子菜,不管是吃它的茎还是叶,我觉得都很好吃。

所以我在菜地里种了很多榨菜。谁能想到我的菜地里生活着一群非常小的黑蚂蚁,它们也和我一样喜欢这个榨菜?从我种下它的那天起,他们就在这种榨菜的根部旁边筑巢,吮吸这种蔬菜的汁液。

这让我很恼火,但我无能为力,因为我从来没有在菜地里使用过杀虫剂。

这使得蚂蚁、绿虫和蚱蜢这些小东西变得便宜。幼虫和蚱蜢很容易对付。我可以拿一双筷子带走,但是小蚂蚁太多了,真的很无奈。

随它去吧。其实和我一样,这个生活在土里的微不足道的小东西,也只是为了幸福的生活。连这点小事也不一定只是为了幸福生活,而是为了饱腹感和生存。为什么我要为了自己的私欲,用这点小事为难自己,甚至大肆杀戮?真的能种几棵榨菜,除了养这群蚂蚁,还能享受我的美食。而自然是公平的,当蚂蚁发生灾难时,自然会有它们的天敌来制约它们。就像同样吸果汁的蚜虫一样,也会有瓢虫来抑制它们。

人往往认为自己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是最高层次的动物,可以为所欲为,但实际上他逃脱不了自然正义规则的反叛。我们对自然资源的无节制开采和对人类社会所谓发展进步的盲目追求,立即产生了自然资源枯竭、环境恶化、灾害猖獗等一系列恶劣后果。

仔细想想,我们不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奔跑的蚂蚁

文/许

我坐在阳光下,看着一只蚂蚁穿过草地,爬过花坛,在五颜六色的地砖上奔跑。一块地砖被踩了一半,形成了一个水坑,蚂蚁正好掉进去了。

水坑不大,所以蚂蚁游到了对岸,成功上岸。然而,当它爬上一片绿叶时,它停下来,站直了,搓着手,像人一样仰卧着,深呼吸。这时,它找到了我,确切地说,它找到了我留下的面包。然后,它又开始奔跑,用触角呼唤同类,一只强大的蚂蚁开始搬运。

我从上帝的角度看不起这个小生命。我在想,天堂对人类来说是否就是我此刻盯着这些蚂蚁看的东西。小时候我逗蚂蚁,或者用食物引诱它们,或者抓住它们的一条腿,或者干脆撒尿,把蚁群冲得七零八落。昆德拉说,当人类思考时,上帝会笑。就像蚁群辛苦忙碌一样,配不上孩子的尿。

我绝对不是上帝。天气多变,但阳光灿烂。阳光和雨水温暖而有力,滋润着弱者,抚慰着善良,照耀着丑陋。这就是自然辩证法。它用简单的力量,诠释了天空的慈悲,甚至是大地的善良。事实上,人类和蚂蚁有相似之处。

我们自称是自然界的灵长类动物,但我们没有任何生物学上的优势。没有翅膀,人类就不能像鸟儿一样在天空翱翔。没有鳃叶,就不能像鱼一样潜入水中;即使你生活在陆地上,你也赶不上一只会飞的小鹿。甚至一棵树、一棵草和一朵花都是美妙的。至少,他们安全地站在原地,让岁月凋零,让季节更替,不像人们那样嚣张……。

但是,上天给了人类智慧,所以我们可以在月球上待上九天,或者深入海底捉龟,奔跑的速度比千里马还快。但如何才能拥有花草之心,在阳光下学会淡定感恩?我又想到了蚂蚁。蚂蚁专家Chilgel曾说过,蚂蚁是一个具有分工合作、养儿防老等特点的社会群体。据说,一旦发生火灾或洪水,蚂蚁会把自己聚集成一个球体,外围的蚂蚁不可避免地会死亡,但它们会拯救大多数同类。是的,虽然他们努力工作,但他们也很小,无法与浩瀚的大自然竞争。但是蚂蚁从不觉得自己渺小,也从不觉得自己伟大。他们只靠自然生存。

很多时候,智力是有限的,态度决定命运。前者属于大脑,后者属于生命。即使明天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会是一只奔跑的蚂蚁,浑身洋溢着阳光的味道……。

蚂蚁移动

文字/陶伟

我记得那是一个多云的下午,天气很热。我和朋友在院子里玩游戏。玩“捉迷藏”的时候,我躲在单元门旁边,偶然发现一群蚂蚁成双成对往一个方向移动。他们艰难地走着。仔细一看,他们都携带了“谷物”。一些快速移动的蚂蚁已经回来进行第二次旅行,真的。

我被它们完全吸引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些可爱的小家伙,连我的小伙伴们都被吸引过来了。我们蹲在周围,观看着这壮观的

我完全被他们吸引住了,盯着这些可爱的小家伙,连我的小伙伴都被吸引住了。我们蹲下身子看着这壮观的场面。

场面,看它们忙而不乱地运“粮食”,我在努力地寻找蚂蚁的指挥官,因为我实在弄不明白,既然没有指挥官,它们为何这么有序、自觉地担负责任呢?带着种种疑问,我们一直跟踪它们,直到路上蚂蚁很少……这时,一滴清凉的小水滴打在了我的脸上,我激动地说:“啊!下雨啦?”我下意识地低头一看,蚂蚁们都以最快的速度躲进另一个安全的“家”了。

我突然燃起火焰,像透过云层看到天空。一句古老的谚语在我脑海中回响:蚂蚁搬家会下雨。是的,如果要下大雨,蚂蚁会在暴雨来临前转移到更安全的“家”。小蚂蚁真的是“气象学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