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教过我的老师,投稿:屈孝勇

每当我走在海边,我回头向北看,思绪飞扬。我想念安达,更想念她的老师。

回顾大学生活,就像一部精彩的电影。老师是导演,学生是演员。我们每天的进步都离不开导演老师的点拨。他们是:于、李勤业、姚、、赵涛、、戴承源和雷。它们是ANDA的基石、砖块和灵魂。像北京大学的蔡元培、李大钊、胡适、陈独秀、鲁迅。他们分别承载着一所大学的过去和未来。他们不是因为他们的学校而出名,但是学校对他们来说很棒。

山不高,仙却有名。水不深,龙才是灵。如果把安达比作山,比作水,我的老师就是安达仙和安达龙。他们平凡而伟大,平凡而优雅。他们不仅把春春和自己的才华奉献给了一群大学生,还把岁月融入汉江,在秦巴腹地的胸膛上深深刻下皱纹。

我想念我的老师和他们的班级。今天,他们教室的照片还在眼前,清晰可见!

余海章恩师,年过花甲,当年他是抱病给我们上课。他给我的印象是“特瘦”

60多岁的张瑜老师生病时给我们上课。他给我的印象是“特别瘦”。

,似乎一见他就感觉肚子饿。高个子,体重才几十斤。腰瘦细的似乎一根皮带能绕两圈。他的肚皮始终是干瘪的,干瘪成一个坑,似乎能放下一个皮球。但是,上起课来,浑身是劲。他全身好像没长一丝肉,长得全是知识。

我喜欢他说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和高晓声的《陈焕生上城记》。他的课生动有趣。说起来,似乎他就是处于社会底层的许三观,为了生活一次次卖血,一次次牺牲,直到生命从他身上吸走最后一滴血,变成一个废人。看来他又是陈欢胜了,一个当地脱贫的农民,眼界狭窄,误进了城市。面对这个世界,五颜六色,让他眼花缭乱的混乱,不仅应该见面,闹笑话。我笑我的胃,流泪,笑我作为一个农村人的无助和尴尬。

李勤业教授,同一朵花,白发,长笑。听他的课,那是享受!他说话和表演。既是老师又是演员。

他是《围城》的专家,《边城》的代言人。他是钱钟书的心腹,也是沈从文的朋友。走进围城,走进边城,走进老师的教室。有时候他就像从海外回来的方鸿渐。他头发油油的,脸红红的,什么都不做。有时候她们就像是充满青春柔情的粉红女郎鲍小姐和苏。有时是边城的崔璀,纯洁美丽,活泼可爱。

当时讲台脚下有一个空电视柜,柜门可以打开,成为老师课堂演示的道具。一会儿拿冰箱里的食物,一会儿拿衣柜里的衣服;一瞬间是门,一瞬间是客栈……。往往一节课下来,柜门要开关十多次,但每次情节和内容都不一样,笑声也不一样。

听姚教授的课,就像是在寒冷的冬天围坐在火炉旁取暖聊天,真实、简单,充满了泥土的芬芳。从他的口中,我感受到了路遥生命中高加林命运的苦涩!他就像一只飞翔在黄土地上的苍蝇,在空中盘旋,又落回到原来的地方。我体会到了孙少安在《平凡的世界》中奋斗的艰辛和艰辛,体会到了一个生活在底层的人在坚持不懈中被命运所欺骗!我也深深体会到了人生的无常。

除了以上老师的课,的写作,赵涛的汉语语法,的《诗经》赏析,戴承元的《红楼梦》研究,还有雷讲的卡夫卡的《变形记》,都让我感动。

无论何时何地,回顾我的大学生涯,老师们的思想在我的生命中绽放着金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