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椅,作家:杨国军

这座老房子多年无人居住。上周末,我去拜访了第一位老师。经过一番礼遇,我去参观了老房子。

踏进故居,打开门窗,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凌乱不堪,满身泥土和碎瓦,一片破烂的景象映入眼帘。自从我父亲离开我们后,十年来没有人活着。当我在为我的老房子的废墟哀悼时,站在角落里的一把藤椅让我感到精神焕发。赶紧踏进房间,站着看,蹲着看,看起来像是经历了多年沧桑的老人,面容憔悴。椅背,四只脚,坐垫,千疮百孔,藤条消失,虫蛀鼠咬明显。看到藤椅的悲伤,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童年。

一把普通的藤椅怎么会让我感到不安?是的,它见证了我年轻时沉重的生活,也见证了父母和邻居对我的真情实感,他们对我的赞扬,鼓励我奋进。我们应该知道,在20世纪70年代,藤椅不仅是普通家庭从未有过的奢侈品,也是领取国家工资的人独有的物品。

我能记得一点的时候,我们医院一个在公社当文员的干部,每天黄昏回家,先是让儿子搬出藤椅,然后泡一杯香浓的绿茶,再往后靠在藤椅上,寄托一会儿,然后拿着报纸专注地看着。随着来回的移动,藤椅也随着节奏发出了噼啪声。那种场景,那种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让我向往,多么令人羡慕。

我想有一把自己的藤椅。

但这个愿望不能对父母讲,也不能向哥姐表达。在那贫苦的年代,温饱生存都难,能两三天有一顿白米干饭吃,就很感满足,哪里还能奢望有藤椅坐呢?虽然听老师讲过王侯将相宁有种

但是这个愿望不能告诉父母,也不能向哥哥姐姐表达。在那个贫穷的时代,温饱很难维持。两三天吃一顿米饭,很满足。我能指望在哪里有藤椅?虽然听老师说王侯将相宁有种。

乎?可对于上自祖父三代均无断文识字的贫家后代来讲,并不现实。可不知怎的,我对藤椅的惦念一如对一碗肉丝,激荡着渴盼着。怎么才能有属于我的、我们家的藤椅呢?我苦思冥想,梦里尽是藤椅、藤椅。

藤椅深深地打动了年轻的我,让我彻夜难眠。我知道世上无难事,只要是肯攀登的简单道理。藤椅,十几块钱,是一个国家干部半个月的工资。看来庄稼汉的孩子的愿望只能停留在遥远的梦里。但正是这种迫切的向往,让我在那段贫穷的日子里,以毅力、毅力和勇气攀登。从小就学会了编织凉席的技巧。一个夏天的睡垫虽然只能赚一元钱,但是用来买油和盐。为了编织更多的夏日睡垫,我真的是煞费苦心,日夜以与年龄不相称的韧劲编织夏日睡垫。我向老师表达了我的愿望,善良的老师给了我信心和鼓励,也给了我一个不影响教学的小屋的选择,让我可以在里面织一个凉席。因此,我成了学校的一道风景线。在家里,我早上起得很早,晚上睡得很晚。竹子折断的有节奏的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父母知道我的愿望后,一向吝啬煤油的父亲第一次给我提供了油灯照亮黑夜。在炎热的夏天,我每天汗流浃背。寒冷的冬天,北风呼啸,裂开的手指刺骨。一年半后,我织了100多张夏季睡垫,交易的利润我爸妈给了我20元。

忘记了艰辛和辛劳,减肥和脸色蜡黄,我得到了父母的回报,比如晚上捡夜明珠的老农,有藤椅的骄傲温暖了我。我琢磨着怎么买一把漂亮光滑的藤椅,把自己藤椅的形状固定在心里。它有柔软的藤,巨大的背,温暖的心,手和四只脚就像建筑的脊梁。我看着街上的藤椅交易市场,总是愣了一下,总是犹豫,总是无法启动,直到市场慢慢从喧嚣中退去,又恢复了平静。突然看到一把藤椅,绿色藤蔓浓厚,颜色鲜艳,质感优雅。几乎没有讨价还价,我们以18元成交。那一刻,我永远不会忘记。

带着实现的愿望,我把藤椅放在了家里的正房中央。父母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哥哥姐姐们也倍感荣耀。父亲坐在藤椅上,左捏右摸,仿佛面对着从外太空飞来的陌生客人。妈妈小心翼翼地用湿毛巾擦洗身体,生怕自己疏忽了任何一个部位,而刚高中毕业的大哥却对着藤椅大喊:“宝贝,宝贝,保佑我事业翻倍。”。而我,在苦苦追求之后,回归平静,默默思考自己未来的生活。

现在回到老房子,看到少年时代的藤椅,真的是思绪万千。藤椅承载着我年轻的希望,展翅飞翔。藤椅,真的让我在人生的起跑线上,踏上了漫漫征途。它点亮了金色的希望,让我从大山走向大山,从农村走向城市,从放牛娃走向公务员,掀起了追求真理、吸收知识的蓬勃力量。

分享: